8月9日,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布第六次评估报告(AR6)第一工作组报告(以下简称“评估报告”)。这是时隔3年,IPCC再次对气候变化发布的评估。除继续预警全球温升的严峻形势外,评估报告首次强调甲烷减排的重要性,阐述了甲烷控排对减缓升温的作用以及与空气质量改善的关系。




甲烷减排可以减缓气溶胶下降带来的升温效应

本次报告的一大亮点是重点指出了甲烷减排的重要性。报告中,二氧化碳出现了4700多次,甲烷出现了1300多次,由此也可以见对甲烷的重视程度。


甲烷是由人类活动造成的仅次于二氧化碳的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后二十年尺度内增温效应是二氧化碳的84倍,百年尺度内增温效应是二氧化碳的28倍。不控制甲烷,人类将无法实现巴黎协定提出的温升控制目标。


评估报告称:“从物理科学的角度来看,将人类引起的全球变暖限制在特定水平需要限制累积二氧化碳排放量,这需要二氧化碳至少达到净零排放,同时大幅减少其他温室气体排放。大幅、快速和持续减少甲烷排放将限制气溶胶污染减少所造成的升温效应,并将改善空气质量。”


EDF美国环保协会总裁柯瑞华(Fred Krupp)表示,“IPCC首次强调了诸如甲烷等短寿命、强势污染物的重要性,甲烷贡献了我们正在经历的全球变暖的至少25%。这份报告平息了任何关于减少甲烷污染紧急性的争论。尤其对于油气领域来说,可实现的甲烷减排是最快的和最有经济性的。对我们已经过热的地球来说,没有哪种方法比减少人为甲烷排放更快、更有效。”


全球温度已经从19世纪中叶升高了1.1℃,但是如果空气中没有污染物把部分太阳辐射反射回太空的话,温升还会再增加0.5℃。随着未来全球使用化石燃料的减少,气溶胶污染物将减少,这会导致温升效应。快速减少甲烷排放可以抵消这个效应。


报告报告给出了五种减排情景。这五种情景下,甲烷、气溶胶和臭氧前体物排放都会发生变化,无论是短期和长期,会导致全球表面温度净升温。从长期来看,将空气污染控制和大力度、持续性的甲烷排放减少相结合的情景中,净升温会要低很多。


在低和非常低的温室气体排放情景中(情景SSP1-1.9和SSP1-2.6),人为气溶胶污染物排放的减少将导致净升温,而甲烷排放和其他臭氧前体物的减少将导致净降温。由于甲烷和气溶胶都属于短寿命物质,它们的气候效应会部分互相抵消。此外,甲烷排放的减少会通过减少全球表面臭氧来提升空气质量。



甲烷控制可以在世纪末减少0.5度升温


评估报告指出,“在所有排放情景下,全球地表温度在本世纪中叶前都将持续升高。除非CO2和其他温室气体深度减排,在21世纪全球1.5℃和2℃温升目标将会被超过。” 报告同时指出,“从1850-1900年以来,地球表面温度已经升高了1.1℃”。


五种情景下CO2和非CO2温室气体排放。
 
五种情景下不同年度区间全球温升预测。
 

从上表中可以看出,在五种情景中,只有两种情景(SSP1-1.9、SSP1-2.6)的最佳预测值显示,到本世纪末可以把温升控制在2℃以内。即使是温升最小的SSP1-1.9情景,在2014-2060年的中期内,全球温升也将达到1.6℃,然后在2081-2100年的长期内,全球温升回落至1.4℃。


全球温升带来了更多的极端天气。报告指出,“很多气候系统变化和全球温升之间的直接联系在变大。这包括极热天气、海洋热浪、强降雨、部分地区农业和生态干旱发生的频率和强度都在增加,强热带气旋的占比、北极海冰、雪盖和永久冻土的减少也在增加。”因此,任何一点减缓增温措施都很重要。


此前EDF研究报告指出,快速、全面的甲烷减排努力将使现在的全球变暖速度延缓30%(如需浏览报告详情,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采取全部已知的甲烷减排方案到本世纪末可以避免0.5℃的升温。这些避免的升温就是2℃和1.5℃之间的差距,这意味着受海平面上升威胁的人口减少1000万,受用水难困扰的人口减少一半,受到失去生存地威胁的植物和动物种类也会减少一半。


而最快、最具成本经济性的减排技术就是在油气领域。柯瑞华指出,对于我们这个过热的星球来说,每一度的每一部分都是至关重要的——而在延缓全球变暖方面没有比减少人为甲烷排放更快、更有效的方法。农业和废弃物领域是减少甲烷排放的另两个重要领域。但是减少油气领域的甲烷污染是最快的、成本最低的。在IPCC报告发布后,政策制定者应该为消除这些排放采取更紧迫和更具雄心的举措。


EDF美国环保协会副总裁Mark Brownstein称,这份报告发出了一个清晰的信号,那些生产和消费油气的国家需要 “在他们各自的气候战略中加入力度更大的油气甲烷减排计划” 。




评估报告将助推国际甲烷减排合作

近年来,中国对甲烷排放控制的重视程度也在逐渐加强。“十四五”规划首次将控制甲烷排放写入五年规划,提出“加大甲烷、氢氟碳化物、全氟化碳等其他温室气体控制力度”(更多阅读:EDF观点 | 首次纳入五年规划,甲烷管控成为应对气候变化新抓手)。这是一个里程碑式进展。


7月24日,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参加论坛时表示, “2030年碳达峰是二氧化碳的达峰,2060年前要实现碳中和包括全经济领域温室气体的排放,不只是二氧化碳,还有甲烷、氢氟化碳等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包括从二氧化碳到全部温室气体” 。这也表明,控制甲烷排放未来在中国将会得到进一步的重视和加强。


今年以来,国际甲烷减排进程进一步加速。美国预计将在9月公布比奥巴马执政时期更严格的甲烷排放标准。欧盟今年正在提议立法,要求油气公司监测、报告甲烷排放并对任何泄露进行修复(说明:美国和欧盟占全球天然气消费量的1/3)。


7月23日,G20能源气候部长峰会在公报中承认甲烷排放对气候变化的重大影响,并提出减少甲烷排放是减少气候变化及其影响的最快、最可行和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之一。公报还欢迎各机构在这方面作出的贡献,包括建立国际甲烷排放平台(IMEO),进一步促进合作,改进数据收集、检证和测量,以支持温室气体清单,并提供高质量的科学数据。


IPCC的评估报告进一步从科学上阐述了甲烷减排的重要价值。在报告的推动下,各国政府将就甲烷这一第二大温室气体的排放控制开展更深入的合作。因此,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甲烷排放国需尽快参与国际甲烷减排行动,通过全球甲烷行动倡议(GMI)、国际甲烷排放平台(IMEO) 在内的国际减排体系,采用包括石油天然气甲烷伙伴关系(OGMP)标准等,共同推动全球甲烷减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