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情肆虐一年有余,全球饥饿人数激增。根据最新发布的《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2020年全球人口的十分之一(多达8.11亿人)面临食物不足困境,比 2019年增加了1.18 亿。


这份由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世界粮食计划署、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联合国机构于2021年7月发布的报告称,气候变化、冲突和经济衰退正在加剧粮食不安全状况。如果世界按照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截至2030年,全球将有6.6亿人无法实现"消除饥饿"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认识到饥饿危机的紧迫性,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将于 2021 年 9 月召开联合国粮食系统峰会。在峰会即将召开之际,我们对话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项目经理詹姆斯·洛马克斯(James Lomax),就"截至2030年实现粮食系统变革并消除饥饿"的挑战和机遇展开讨论。


当我们讨论全球粮食系统时,我们到底在谈论什么?我们目前生产和消费食物的方式存在哪些问题?


往往一说到粮食的生产和消费,我们就聚焦在一些特定的部门上——例如农业或饮食。但它们只是极其复杂的粮食体系的一小部分。


如今,世界上有 8 亿多人挨饿,20 亿人患有微量营养素缺乏症,20 亿人超重或肥胖。这些群体不尽相同,并非所有的营养不良都是因食物不足引起的。因此,当我们将粮食视为影响全球健康的一大因素时,我们不应仅仅关注粮食的数量问题。


另一个问题是粮食系统对环境施加的压力。粮食系统消耗了自然界70%的水资源,造成 60%的生物多样性丧失,产生的温室气体占全球人为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三分之一以上。令人痛心的是,在粮食生产的过程中,我们还助长了气候变化,这已经威胁到了粮食安全本身。


如今,当我们谈论全球粮食系统时,我们试图使用更全面的视角,将讨论范围扩大至整个价值链——不仅包括生产和消费,还包括食品加工、包装、运输、零售和食品服务。通过考虑整个系统,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问题所在并以更综合的方式解决问题。


粮食系统与COVID-19等人畜共患病有什么联系?


此次COVID-19大流行已经清楚地表明,由动物传染给人类的人畜共患病,俨然已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一大威胁。野生动物栖息地发挥着天然缓冲区的作用,有助于减少病毒由野生动物向人类溢出的风险。但当我们大肆砍伐树木并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以腾出更多空间用于发展人类居住区、农业和其他产业时,我们实际上增加了自身感染疾病的风险。


集约化畜牧业也可能是COVID-19传播的背后推手。病原体会由野生动物传染给驯养(农场)动物,之后传染给人类。畜牧业还贡献了近2/3的农业温室气体排放量——使气候变化加剧,并导致温度、湿度和季节性变化,从而对环境中微生物的生存产生直接影响。


全球COVID-19大流行影响了粮食生产,并威胁到粮食安全。例如,关闭边界和防疫限行阻碍了牧民的出行,使他们无法获取水以及牧场资源。除了面临感染病毒的风险外,人们的经济来源受限,家庭收入减少。


既然现有的生产和消费习惯存在问题,为什么这些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   


迄今为止,我们对粮食系统的了解尚不完整。现有的大多数据都集中在农业领域——食物链的起点。而食物链的另一端,个人的选择和消费模式是分散化的。我们对链条的中间部分没有清晰的认识:从农场到餐桌这一阶段都发生了什么?但其实这个“中间部分”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如何生产粮食、我们消费什么和如何消费。


在政策层面,自然并未被视为一种资本。因此,在进行立法设计时,我们就没有有效地防止污染和其他形式的环境退化。


在链条的末端,消费者可能并不知道食物是如何到达他们的盘子里的,也不清楚他们的饮食选择会对健康和环境造成怎样的影响。


到2050年,世界人口预计将增长到近100亿。届时,我们能否确保每个人都获得营养丰富、价格合理且环境可持续的食物?


实用的、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完全在我们的掌控范围内,但这要求我们对粮食系统进行彻底的变革。


世界已经生产了足够多的食物来养活地球上的每一个人。但是,联合国环境署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全球超过17%的食物被白白浪费掉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0%与各环节的食物浪费息息相关。食物的损失/浪费可能发生在零售及消费环节,也可能发生在从收获后到零售前的环节——储存、运输、包装或食物到达餐桌之前。联合国环境署发现,全球每人每年浪费的食物达74公斤,不论是中低收入国家还是高收入国家,食物浪费的程度都差不多,这意味着大多数国家都有改进的空间。


饮食习惯是另一大干预领域。在过去的 50 年里,饮食变得越来越同质化,以富含能量但缺乏常量营养素的作物为主。作为食物栽培的水果和蔬菜成千上万,但其中只有不到200种在全球粮食生产中仍有一席之地。仅9种作物几乎占据所有作物产量的70%。在许多情况下——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人们无法获得对健康至关重要的全部营养素。事实上,饮食多样性低已经超过热量摄入不足,成为导致死亡的主要因素。


随着人们变得越来越富有,大家更倾向于资源密集型的饮食。这除了对土地利用产生影响外,还影响着人类健康。超过 75%的农业用地用于饲料生产、牧场和牲畜放牧,牲畜被过度使用抗生素——以促进牲畜产量、存活率和生长——这已经导致人类和动物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


根据柳叶刀饮食委员会(EAT-Lancet Commission)的说法,转向“含有多种植物性食物、少量动物源性食物、不饱和脂肪而非饱和脂肪,以及少量的精制谷物、少量高度加工食品和少量添加糖的饮食——每年可以预防19%-24%的成年人死亡。” 


这些都是实质性问题,虽然改变并不容易,但一旦改变,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减少食物浪费和改变饮食模式有助于将粮食系统中人为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50%。恢复生物多样性可以增强粮食系统的韧性,使农民能够实现生产多样化并提升应对病虫害和气候变化的能力。



为促进全球转型,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将于2021年9月主持召开联合国粮食系统峰会。联合国环境署支持全球粮食系统变革,推动粮食系统对营养、环境和农民生计产生净积极影响;联合国环境署牵头制定有关协作决策和改进治理的指南,为“一个地球”网络(One Planet Network)的可持续粮食系统方案献力献策;联合国环境署是转型伙伴关系平台(Transformative Partnership Platform)成员,为捐助者和决策者提供信息并促进创新;联合国环境署还是可持续发展目标12.3具体目标的监管机构,该目标要求成员国在2030年前将零售和消费环节的全球人均粮食浪费减半;联合国环境署目前正在制定粮食浪费指数(Food Waste Index),致力于打造一个全球粮食浪费数据库,使各国能够追踪目标12.3的兑现进展。 


转载:联合国环境规划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