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欧洲人口第二多的国家,德国垃圾处理和循环经济体系在不断发展和成熟,已建成以生活垃圾为资源获得原料和能源的资源管理系统。特别是在近30年里,德国一直在执行循环经济政策,令国民意识到了垃圾分类和循环利用的重要性,为先进的分类、处理和循环利用技术的引入创造了条件,增加了本国的循环利用能力。


早在2013年,德国就实现了生活垃圾回收率83%,其中65%被循环利用,另外18%通过焚烧回收能源。而近年来,德国的垃圾循环利用率始终保持在65%以上,拥有全球最高的废物回收利用率


据公开资料显示,我国首批开展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的生活垃圾平均回收利用率为30.4%,与德国还存在着较大差距。,我国的再生资源的回收利用体系还存在较大的提升和改进空间。


“1

德国为何能有如此高的回收率?

对于德国人来说,生活垃圾分类、收集和处理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德国能获得如此高的回收利用率,笔者认为,一是和政府的重视程度分不开。据不完全统计,德国联邦和各州目前有关环保的法律、法规达8000多部,欧盟还有400多部法规在德国执行。二是德国的垃圾分类更具操作性,居民参与度更高。尽管德国各州垃圾分类标准不尽相同,但多采用“五分法”:有机垃圾(棕色或绿色垃圾桶 )、轻质包装(黄色桶或袋)、纸类(蓝色桶)、废旧玻璃(分为棕色、绿色、白色)、其他垃圾(黑色或灰色的桶)。三是德国回收设备更齐全,容量更大,设置便利。德国的居民区附近都设有很大空间的垃圾投放区,分别存放各种包装物、不可回收垃圾、纸制品以及玻璃瓶。德国垃圾箱颜色不同,大小不同,功能也不同。


此外,德国的生活垃圾回收利用有两个关键环节发挥着重要作用,一是前端居民主动完成垃圾分类投放,二是后端专业公司完成垃圾运输、处理工作。在这个两个关键环节中,居民在前端有效的垃圾分类投放是生活垃圾能得以循环再利用的大前提


还有,德国不同地区针对生活垃圾分类的要求各有不同,但是均遵循分质分类收费的原则,黑桶/灰桶的垃圾收费由居民或产生者承担,按照后续处理设施的成本也会有不同的价格,如果进入焚烧厂,其处理价格约为200欧元/吨,如果后续处理设施为资源回收设施和机械生物处理,其处理费用约为100欧元/吨;黄桶包装废弃物不收费,采用生产者责任延伸的方式由产品生产厂家支付费用,委托具有特许经营权的企业进行分类及处理;棕色桶有机垃圾的费用总体而言比机械生物处理或者焚烧更低,分质分类收费机制的建立也推动了德国公众主动参与生活垃圾分类。

“2

对比我国资源回收的痛点

德国开展垃圾分类历史悠久,早在1904年就开始实施城市垃圾分类收集,至今已走过117个年头,有法可依地开展垃圾分类是在1961年。如今,德国社会从幼儿园阶段起,就要对垃圾分类进行习惯教育。到了小学,垃圾分类是课本内容的一部分,学校会系统性地教导学生垃圾分类实践,告知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这建立了垃圾分类回收的集体意识。


我国长期是垃圾回收体系与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并行对于市政环卫部门来说,他们更关心如何把垃圾运走而不是从其中回收多少可回收物,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只设置一个或若干个混合垃圾回收容器,其中混入的可回收物要么被社会拾荒者捡走,要么作为垃圾一起混合运走


“垃圾围城”以及垃圾减量的要求,倒逼市政环卫部门必须考虑可回收物的回收问题,逐步设置一些可回收物的回收容器。


不过,现实是现在的小区可回收物垃圾桶(蓝色)利用率很低,很多可回收物投放点普遍存在脏乱差,分类收集容器数量不足、投口小、容量小等问题,不仅破坏了人居环境、存在消防安全隐患,还存在回收效率低、监管困难等情况。


分析其原因主要由四条:1.拾荒者群体仍然存在,翻垃圾桶问题仍有,可回收物管理难;2.可回收物由于其价值属性,居民更愿意去兑换价值“卖钱”;3.可回收物一般体积偏大,现有的240L容积的垃圾桶不合适;4.垃圾站点不能24小时管理,人工监管效率低。


“3

经验借鉴,方法应对

针对我国现阶段可回收物分类回收存在的一些问题,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加以改进。

一是采用多元化的经济工具。

在开展垃圾分类的过程中,德国采用了多种不同的经济工具,通过分质计量收费制度、押金制度的引入以及双轨制回收系统的建立,建立了垃圾分类与各个利益相关方的联系,充分调动了各方的积极性。尤其是《包装条例》中规定了生产企业对各种材质包装物的最低回收率,完不成指标的企业需缴纳罚款,在此背景下,德国各零售业、消费品和包装业的公司自发组织形成了包装废弃物的回收和循环利用体系,充分发挥了市场机制和经济杠杆的调节作用。


二是可回收物定点投放。

可回收物都是非易腐物品,不产生臭味和跑冒滴漏,一段时间的家庭暂存没有问题,而且也不是每天都产生可回收物,所以,定点投放对于居民家庭和回收运营商都是优选。北京现在推广的“垃圾分类驿站”和上海推行的“定时定点垃圾箱房”都是可回收物定点投放的一个例子,代替原有的垃圾站点。


三是创新可回收物收集方式。

传统的可回收物收集是“居民-小区桶站”或者是“居民-废品站”,由于可回收的价值属性,可采取上门主动回收的方式进行收集,比如北京的“两桶一袋”模式,杭州的“虎哥模式”和东莞的“小白龙模式”,成都“奥北模式”采用居民自助装袋投放,也是一种收集模式的创新。


四是宜采用智能化分类回收设备进行全时封闭式运营。

一些地方开展定时投放,虽然方便了运营商,但也给部分居民带来诸多不变,而无人化智能分类回收设备可以很好解决这一矛盾。智能分类回收设备封闭式运营,也避免了一些社会拾荒者翻检回收容器,给回收点周边环境带来不好影响,避免产生“邻避效应”。同时,无人化智能分类回收设备在减少人力、监控、溯源、统计、执法等方面都能够带来很大的便利。环卫通讯录